社区里的“幸福照相馆”留住家长里短的温情瞬间

(新春走基层)社区里的“幸福照相馆”:留住家长里短的温情瞬间

中新网成都1月11日电 题:社区里的“幸福照相馆”:留住家长里短的温情瞬间

王俞在上海一家知名医院当护士。近日,她来到中华遗嘱库上海中心立下了自己的第一份遗嘱。与大部分人的遗嘱将遗产留给亲人不同,王俞在遗嘱中表示,要在自己去世后,将自己名下的一套房产留给同在一家医院工作的闺蜜。

虽然父母是王俞最挂念的人,但是在遗嘱中,她并没有选择给父母留下物质性的财产,也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我觉得活着的时候怎么和家人相处才是更重要的。”

7年后的今天,中国在全力抗击本国疫情的同时,积极参与抗疫国际合作,向有关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以实际行动生动诠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核心要义。

“拍得好!”84岁高龄的冯光蜀看着照片,笑得合不拢嘴。他们的大儿子远在加拿大,小儿子过年要加班,今年春节一家人没法聚在一起,不过冯光蜀并不遗憾,“一会儿我拜托社区工作人员把这张照片发给儿子们看看,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团圆。”

图为苏怀川在调整相机。张浪 摄

今年35岁的社区居民张红在“幸福照相馆”里,和母亲、丈夫以及两个女儿拍了人生中第二张全家福。“第一张全家福是14岁那年拍的,在自家门口,还用的那种需要胶卷的卡片机。虽然现在爸爸和奶奶已经去世,但是当时的全家福却定格了我们一家的幸福瞬间,这就是相片的意义。”

中华遗嘱库上海第二登记中心主任田艳表示,王俞并不是他们服务的第一个“90后”,目前该登记中心已经为23位“90后”办理了遗嘱登记业务。“截至10月底,在全国中华遗嘱库订立遗嘱的‘90后’有246人,其中,学历以本科为主,职业以金融、互联网、医疗、高科技行业为主,几乎每天都有‘90后’通过微信、电话等方式向我们咨询。”

拍完冯光蜀和雷必枝夫妻的合照,苏怀川将重重的单反相机往肩上一挎,开始招呼下一个拍照的家庭,他教大家摆造型、看镜头,忙得不亦乐乎。“能通过相机为居民贡献一份温暖和幸福,是我的荣幸。我看他们拿到照片开心,我也就觉得高兴。”(完)

“再靠近一些”“笑得开心一些”……10日,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书院街街道庆云社区玉锦苑小区的“幸福照相馆”里,不断传出快门的“咔嚓”声,社区居民冯光蜀和雷必枝老两口坐在印有鞭炮、灯笼和春联的布景前,在春节前夕笑着拍下了2020年的第一张合照。

时间是最好的试金石。让我们通过一条时间轴,一道纵览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发展史”——

昨天,王俞告诉北青报记者:“一方面自己在医院工作见了很多生老病死,另一方面医院的工作强度大,身边不少同事也有发生变故。我觉得还是应该有所安排,毕竟父母是我最放心不下的牵挂。”

雷必枝说,每次翻看照片,自己都觉得生活的变化太大了。儿子、儿媳、孙子、孙女,家庭成员不断增加,家人们穿的衣服越来越好,住的房子也越来越大。“这些全家福记录了时代的变迁,以前我们拍照用过‘傻瓜’相机、卡片机、数码相机,现在又是单反相机,照片清晰度越来越高,好得很嘛。”

文/本报记者 李卓雅

图为苏怀川在给冯光蜀和雷必枝老人调整姿势。张浪 摄

“90后”立遗嘱并不少见

中华遗嘱库上海第二登记中心主任田艳称,王俞用了两个小时就做完了立遗嘱的流程,费用在一万多元。“立遗嘱服务是9000元起,我们按资产价值以及分配意愿的复杂程度由专门的评估部门进行估值,王俞留下的房子并不太大,最终的立遗嘱费用在一万多元。”

74岁的雷必枝婆婆家里有厚厚的一摞相册,其中一本里保存着她家不同年代的全家福。“我们小时候拍照必须要去县城,还很贵,都没怎么拍,我的第一张全家福应该算是我的结婚照。”理了理头上的银发,雷必枝笑着告诉记者,“后来有了儿子,就有意识地每年带他们拍全家福,照片都保存在相册里,有些老照片都褪色了,我没事儿就爱拿出来翻看。”

“以前是父母带我拍全家福,现在是我带着妈妈拍全家福,这种感觉还是很奇妙的。”看着新拍好的全家福,张红不由得感慨,和手机自拍不同,这种“正儿八经”的留影“很有仪式感”。张红嘴角上扬,“现在我有了两个可爱的女儿,以后我每年都会带她们拍全家福,记录她们的成长。反正照相馆就在社区里,拍照很方便。”

王俞告诉北青报记者,她是家里的独生女,从小由爷爷奶奶带大。由于成长过程中父亲长期在外地工作,所以她和父亲的交流并不多,但是跟母亲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母亲是一位思想走在前端的女性,我的很多想法也是受她的影响。这次立遗嘱,她的反应就很平静,仅仅是‘哦’了一声,然后只问了遗嘱是在哪儿立的。”

田艳介绍,中华遗嘱库第一份“90后”遗嘱出现在2017年,目前所有的“90后”遗嘱都还没有生效。

10平方米左右的“幸福照相馆”内,布景、灯具、三脚架等拍摄道具一应俱全,从去年12月1日成立至今,这里已经为52个家庭的103人记录下了与家人的温情瞬间。庆云社区党委书记冯贵川告诉记者,照相馆免费为居民提供全家福、夫妻照、个人照摄影,之所以取名为“幸福”,就是为了给社区居民的生活带来更多幸福感。“也希望通过照相馆,为即将到来的春节增添‘年味’。”

对于这样的安排,王俞表示,如果自己发生意外,父母那时最缺的是关爱,“我的这位闺蜜同时也是我的同事,在日常的接触中,我很了解她的人品和性格。她会按照我遗嘱里的想法去做,如果我发生意外,她在有空的时候替我去看看我父母就可以了。”

田艳表示,虽然遗嘱中处理财产以不动产和银行存款为主,但近两年来有越来越多的人咨询虚拟财产处置事宜。“虽然没有段子里说的继承信用卡和花呗之类的案例,但是QQ账号、游戏账号、微信、支付宝账号写入遗嘱是没有问题的。”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中方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不仅对中国人民也对世界人民的健康负责,为各国疫情防控争取了时间,也为维护全球公共卫生安全积极作出力所能及的贡献,得到国际社会高度赞誉。

作为“幸福照相馆”的志愿摄影师,玉锦苑小区党支部书记苏怀川告诉记者,年关将至,想来拍全家福的家庭越来越多,不少人都在网络上进行了预约。“过年就是要团团圆圆,我专门给照相馆换上了喜庆的布景,希望能让大家的照片更加温馨。”

希望有人替自己陪伴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