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明生物将与VirBiotechnology共同研发新冠病毒抗体

2月25日晚间,药明生物(02269.HK)与生物技术公司Vir Biotechnology(以下简称“Vir”)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抗体的研发达成合作。

据Vir透露,他们拥有多个结合并中和冠状病毒(例如SARS和MERS)的全人单克隆抗体库。这些抗体是从感染SARS的幸存者体内分离出来的,其中一些单克隆抗体可能应对新型冠状病毒。

“当”是一个形声字。《说文解字》说:“当,田相值也。”金文中,当的下半部分原本是土,后来都变成了田,用来表示两块田地相当、相等,这是当的本义。后来,当字所指范围扩大至两件事物相当,比如词语“当官”,说的就是某人的行为、素质要与“官”的职责要求相值,于是就引申出了“担任”之义。由“担任”又引申出“承担、负担”的义项,孔子说“当仁,不让于师”,意即君子以仁为己任,遇到可以实践仁道的机会,就是对老师也无需谦让。《淮南子》中说用兵,有这样一句:“一人守隘,而千人弗敢过也”,也就是我们今天常说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里的“当”表把守、守卫。人生在世,固然不一定有机会像这样据守险要之地,但也应该去追求一夫当关的魄力、独当一面的能力和以一当十的勇气,能够担任,也敢于担当。

发令枪响后,活动正式开始。第一项是运城冬泳创始人杨明东带领老年代表队擎旗游盐湖。今年85岁的运城冬泳创始人、2008年奥运火炬手杨明东和黄金玉出场时,围观群众发出阵阵欢呼声。

这不是药明生物投入新型冠状病毒抗体研发的第一步。

颁奖仪式。七彩盐湖景区供图

“担当”一词虽然成词于宋代,但纵观历史,担当作为一种精神,深深根植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土壤中:既有“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情怀信念;又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迎难而上;更有“利于国者爱之,害于国者恶之”“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敢于斗争……从保家卫国到见义勇为,从救死扶伤到舍己为人,中国这片土地上从来不缺乏敢于担当者。而支撑这些壮举的,是他们心中那份为国为民的家国情怀,那份割不断、扯不开的责任牵挂。

在团体接力赛中,共有7支队伍参赛。哨声一响,冬泳健儿们个个奋勇争先,施展自由泳、蛙泳、侧泳等泳姿,七彩盐湖室外漂浮池上溅起阵阵浪花。

冬泳日活动现场。薛俊 摄

2018年起,药明生物开始不断扩大产能。截至2019年6月30日,在药明生物平台上研发的综合项目达224个,包括106个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102个在临床早期(I期,II期)阶段,15个在后期临床(III期)以及1个在商业化生产阶段。

运城盐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吕志革表示,运城盐湖作为全国第21个冬泳日活动站点,为冬泳爱好者提供一个展示自我的平台,让他们感受到冬泳带来的快乐,让更多人感受运城盐湖带来的神奇魅力。

冬泳日活动现场。七彩盐湖景区供图

就在一星期前,药明生物宣布子公司药明海德与一家全球疫苗巨头签订了长达20年总金额预计超过30亿美元的疫苗生产供应合同,将在爱尔兰新建一座疫苗专用生产基地服务全球市场。其预计,到2022年,公司在中国、爱尔兰、新加坡、美国规划的生物制药生产基地合计产能将超过28万升,“这将有力确保公司通过健全强大的全球供应链网络为客户提供符合全球质量标准的生物药”。

中信建投在2月18日发布的一份投资研究报告中维持对药明生物股票“增持”评级,招商证券(香港)在2月13日的一份研报中将药明生物上调目标价到144.3元。

巴基斯坦高级卫生官员萨马·考萨尔证实了上述死亡人数,并表示,有几个人被困在废墟中,救援人员正在努力展开救援行动。

阿巴西·沙希德医院的外科医生阿巴西称,“死者中包括7名妇女和3名儿童。”据报道,与该大楼相邻的2栋房屋也倒塌了。

此次冬泳日活动由国家体育总局游泳运动管理中心、中国游泳协会、山西省游泳运动管理中心、运城市体育局指导,运城盐湖(中国死海)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承办。

最后一项趣味赛是水中抢气球。比赛过程中,全体参赛选手朝气蓬勃、拼搏进取、团结协作,充分展示了冬泳人的精神风貌。

冬泳日活动现场。七彩盐湖景区供图

一名建筑检查员表示,房屋坍塌事故似乎是由污水系统引起,将进行全面的技术调查。

体育盛事、旅游为媒,旅游是连接不同文化的纽带,体育是世界人民交往的重要载体,一年一度的全国冬泳日(运城七彩盐湖站)系列活动已经成为运城冬季旅游品牌和体育盛会,为推动全民健身和运城冬季旅游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完)

根据协议条款,双方将共同推进这种单克隆抗体的临床开发、生产及商业化进程。药明生物将支持抗体细胞系开发、工艺和制剂开发以及临床开发早期生产。一旦这些抗体获得监管机构批准,药明生物将有权在大中华区商业化相关产品,全球其他市场的商业化权利则归Vir所有。

“担”字原本写作儋,《说文解字》说:“儋,何也。从人,詹声。以背曰负,以肩曰儋。”何通荷,表担荷,指用肩膀担起东西。对于古人来说,担荷是生活的经常。清代画家金廷标作有一幅《负担图》轴,就画了一位樵夫负担回家叩门的情景。除了樵夫担柴换钱,农夫要担水浇地,货郎要挑着担走街串巷,就算是读书人出门游学也得负书担橐。当然,人们眼中需要担起的绝不仅是货物:他们说“一肩担尽古今愁”,说“铁肩担道义”,人生天地间,有些担子是必须要担起的。

面对灾祸,在中华民族的词典里,“担当”这个词总是会与词语“众志成城”紧紧相连。有担当才有众志成城——这座“城”不是实体的、肉眼可见的、由一块块青砖砌成的城,而是由所有在危难时刻挺身而出的英雄们,由所有有责任、有担当、有胸怀、有勇气的中华儿女用血肉之躯筑起的城。多难兴邦,正是一次一次未知的、不可抗拒的天灾人祸,让我们的民族更加团结、更加勇敢、更加坚韧、更加有力量。上下齐心、同舟共济,胜利终将属于信念坚定、迎难而上、无所畏惧的担当者。(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郝思斯)

可以看到,“担”重在扛起,“当”重在承担,尤其是承担起与自己身份、责任相当的任务,“担当”一词,既与承担、负荷有关,也与责任、本分有关,告诉我们要敢于扛起自己的责任。这个词最早出现在宋代,作为动词使用,就是用来指承担责任。如《朱子语类》卷三十五中有“安能担当得重任”,卷一百三十七中有“担当正道,自视如何”,可以看出,早期的“担当”主要作谓语,其后可以带宾语,宾语多为“重任”“正道”等抽象名词。随着使用,动词“担当”也可以出现在主语的位置上,指代行为事件本身,如“此等担当,亦须刚毅方有力”(《四如讲稿》),从而由动词衍生出名词的用法。

颁奖仪式。七彩盐湖景区供图

冬泳作为一项特殊的运动项目,已经吸引了大批爱好者加入。从1996年元旦开始,为了推动冬泳健身的广泛普及,中国游泳协会将每年元旦定为“全国冬泳日”。全国多数冬泳团体会员单位便在全国冬泳日这天,根据各地的条件,开展形式多样、生动活泼的冬泳活动。七彩盐湖景区因其独特的游泳资源,连续两年被国家体育总局、中国游泳协会授予为全国冬泳日系列活动指定站点之一。

丰子恺《一肩担尽古今愁》

早在1月29日,药明生物已组建超过百名研发人员的专项团队,通过国际合作投入多个新型冠状病毒中和抗体的开发和生产。该项目预计将于两个月内完成首批抗体样品生产,供应临床前毒理试验和初步人体临床试验,后续将迅速放大到2000至12000升生产规模,在公司已投入运营的四个生产基地同步生产。放大后抗体药一批生产量预计最多可供80000人使用。

责任就要担当。担当不是高大上的词语,不是只有英雄才能担当,每一个平凡人扛起自己的责任,就是担当。这个冬天疫情袭来,这是一场没有人能置身事外的战斗,每个人都休戚与共、息息相关。想要取得胜利,需要科学的应对、周密的准备、充足的物资,而最关键的,是风雨中一个个敢于负重、坚定有力的“铁肩膀”。看看前线,一批批的医疗队员、军人奔赴湖北疫情最严重的城市,当中没有拒绝和犹豫,这是一种担当;广大党员干部坚守岗位、带头向前,让党旗高高飘扬在防控疫情斗争第一线,为人民群众构筑起最坚实防线,也是一种担当。而广大人民群众在这场危机面前朴实而卓越的表现——有人连日来遵守规则居家不出,有人为维持这个特殊时期社会运转坚持上班,有人加班加点保障物资供应,有人主动报名当志愿者……以每个人的切身付出和牺牲配合国家打这场前所未有的防疫战争,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担当?

截至发稿,根据同花顺数据显示,药明生物的港股市值为1502.62亿港元。今日,药明生物股价一度创上市以来新高,至119港元。

药明生物首席执行官陈智胜在新闻稿中表示,“面对当前严峻的疫情挑战,传统历时12至18个月的全部开发工作有望在4至5个月内高质量完成,确保提供及时有效的疫情干预措施。”

冬泳日活动现场。七彩盐湖景区供图

“今年是我第二次在七彩盐湖参加冬泳日活动。虽然天气很冷,但是和泳友们在我们盐湖水里同台PK,我们的心是火热的。”善水游泳协会参赛队员说,今年的冬泳日活动别出心裁。

当地时间3月5日,在巴基斯坦卡拉奇,救援人员在居民楼倒塌事故现场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