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望奎县农村婚宴是如何引发聚集性疫情的

新华社哈尔滨1月27日电 题:黑龙江望奎县农村婚宴是如何引发聚集性疫情的?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王建、侯鸣

流水席摆两三天,室内封闭空气不流通

1月26日,黑龙江省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9例,新增无症状感染者28例。自1月10日望奎县报告首例无症状感染者以来,截至26日24时,黑龙江本轮疫情现有确诊病例486例,现有无症状感染者529例,两项合计逾千例。

在黑龙江不少农村地区,冬季是举办婚宴的高峰期。望奎县李景华屯村民李士忠说,农村办婚宴多选择在农闲季节,特别是年底。按农村的婚宴习俗,要杀猪,并且摆两三天的流水席,请街坊邻居、亲朋好友都来聚聚,热闹热闹。“农村是人情社会,人家以前随过礼,你怎么好意思不去。”李士忠说。

望奎县后三乡厢白七村党支部书记刘士国说,不少人办事讲排场,别人家办酒席是什么标准,自己家也一定不能落后。别人家摆两天酒席,自己家就得摆三天。出于面子,农村婚宴攀比之风仍在盛行,大操大办造成浪费,“随份子”增加了老百姓的生活负担。

“喜结良缘喝三天,全民为你做核酸……”望奎县惠七镇惠七村疫情出现后,有网友编了一段顺口溜。

根据公布的李景华屯无症状感染者活动轨迹可以发现,不少村民于元旦前后参加了村里多场婚宴。李景华屯一位李姓村民是无症状感染者。他说,元旦前后村里举办了多场婚宴,他参加了一场,其中惠七村洪家屯的一场婚宴摆了两天的流水席。

望奎县惠七镇惠七村是黑龙江省此轮疫情最早暴发地。望奎县早期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均来自惠七村李景华屯、洪家屯。根据发布的患者活动轨迹,“新华视点”记者发现,不少李景华屯村民在元旦前后不止一次参加了婚宴等聚集性活动。

绥化市北林区宝山镇的一位农民李飞表示,结婚是一辈子的事,如果男方家里没办酒席,或场面不够大,那女方家肯定不高兴,就会觉得没面子。于是,不少农村婚礼,得吃三天的宴席,头一天只能算预备餐,第二天才是“正日”喜宴,第三天还得再吃一顿。

本文转载自《国际学校小指南》的博客,点击阅读原文。

随着公立学校国际班的建立和国家对于国际班新政的出台,使得这个存在于公立学校的国际教育机构越来越受到家长们的关注。很多家长无法弄清公立学校国际班和国际部的区别,虽然只差一个字,但是二者的概念是完全不同的。所谓的公立学校国际部,设立的初衷是招收外籍家庭的孩子在这里学习汉语课程,同时可以参加中国大学的入学考试。这样的孩子他们并不是出国读大学,都是参加中国高考,入读国际部的外籍学生可以参加北大、清华、人大这些学校的外籍留学生的入学考试,而国际班提供的是包括IB、AP、A-Level在内的国际课程,国际班主要是面对中国家庭子女的,这部分学生大多准备申请国外大学,所以中国家长首先需要分清二者的关系,这样才能更好地去为自己的孩子选择一条合适的国际教育之路。

一些村民和基层干部表示,当前部分地区聚集性疫情和零星散发病例不断出现,为减少疫情传播风险,应尽可能减少聚集性活动;农村婚礼也应从简,比如三天的婚礼宴席完全没必要。

望奎县疫情发生后,绥化市全面开展宴席专项排查。据了解,自2020年12月25日以来,望奎县举办宴席9600多桌,参加人数8万多人次,绥化市举办婚礼宴席3100多次,流调人员发现了很多与这次疫情相关的信息。

针对农村婚宴暴露出的疫情防控漏洞,绥化市建立县乡村三级指挥体系和分片包干机制,严控婚丧嫁娶、酒席宴请、棋牌娱乐等各类人员聚集性活动,最大限度减少人员流动、聚集。绥化市北林区、望奎县实行最严格的管控措施“七日居家令”。

黑龙江大学社会学教授曲文勇表示,在倡导农村简办婚礼宴席方面,应发挥村干部的带头作用,率先垂范营造移风易俗新风尚。(参与记者:何山、张涛)

黑龙江省疾控中心副主任张剑锋表示,近期疫情集中在一些农村地区。从目前情况看,这波疫情有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农村地区疫情防控是难点,也是薄弱环节。

近日,国家流调组专家和绥化市共同研判得出几点初步意见,其中之一就是聚集性活动加速疫情传播。

强化农村疫情防控,倡导农村新风尚

李景华屯村民王某龙,是望奎县报告的第一例无症状感染者王某鹤的父亲。2020年12月29日,王某龙到绥化市绥棱县双岔河镇富民村下庙子屯参加婚礼;12月30日,他在绥棱县又参加一场婚礼后,驾车回到望奎县惠七镇。目前,王某龙被确诊,在绥化市第一医院治疗。

既然提到国际课程,那么问题又来了,很多家长对于实行不同国际课程体系的学校知之甚少,抑或是一知半解,它们之间究竟有何区别,又各自有何特色呢?就目前来看,IB学校是最有影响力的,下面笔者还会具体对IB学校的选择加以介绍。而诸如A-Level和IGCICE这类课程的学校都属于英系,这种类型的学校一般会得到对应的不同的考试委员会或者考试局的开课授权,这类课程一般为一年制,关于英系的学校,笔者还想说的一点是它们在基础教育方面做得相当扎实,授课水平也很高,其实如今风靡全球的IB课程也是借鉴了不少英系课程的优点,可以说二者有一定的渊源,IB只不过是将其作为一种更加规范的课程体系来运作。英系课程讲究的是传承,比如在小学阶段的时候,就会把相应的课程基础打牢,先是Kiss1的课程,到了初中设置的是Kiss3的课程,然后就是IGCICE,到了高中最后两年就是A-Level,这样一个连贯性的国际课程体系建设,也成就了英系教育几百年的辉煌。

据一位参加洪家屯婚宴的村民介绍,前一阶段存在麻痹大意的思想,觉得疫情离得比较远,参加婚宴大家都没戴口罩。由于冬季寒冷,酒席都是在室内,屋里比较拥挤,一桌挨着一桌,窗户都是封闭的,空气几乎不流通。酒席用的碗筷,也没经过高温消毒,只是用水冲洗干净。

这里需要注意的一点,虽然IB课程的讲授难度很高,但并非高不可攀,现在初中阶段的IB教学已经有了相应的科目大纲可供参考,教学体系比较完善,这样就大大降低了难度,最起码对于教师的教学有了一个明确的方向。

黑龙江省专门发出农村地区新冠疫情防控倡议书,进一步强化农村常态化疫情防控工作。倡议书提出,自觉做到“喜事缓办、丧事简办、宴请不办”,确需举办的,需向村委会报备(婚宴报备、丧事报告),并在乡(镇)卫生防疫人员现场指导下进行。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合作单位,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那就是现在很多具备条件的家庭都会选择移民,待拿到绿卡就将孩子送到外籍子女学校就读。有一些招收中国国籍学生的学校也是不错的。就民办学校来说,它们当中有二十世纪90年代开设普通高中课程的学校,也有在二十一世纪初转型成国际学校的。也有的学校起步就是国际学校。

流调组专家表示,通过对李景华屯、洪家屯2020年12月28日前的聚会活动排查,发现只有这两个屯感染率高,其他屯感染率低。2021年1月1日到3日洪家屯婚宴后,本屯与外屯感染率差距较小。据此,专家组得出结论:一是传播者可能不止一个,甚至还有超级传播者;二是元旦前后走亲访友和婚宴类聚集活动,进一步放大了疫情传播。

IB学校为何如此受到关注,很多家长为何都愿意将自己的孩子送入IB学校呢?笔者认为首要的原因是IB课程在美国和英国学校当中的认可度较高,认可范围更广,家长将孩子送入IB学校,是对教师综合能力的高度认可和信任。

近期,一些地方的新冠肺炎疫情扩散与农村婚宴等聚集性活动有关。在此轮黑龙江疫情“重灾区”绥化市望奎县惠七镇惠七村,不少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于元旦前后曾不止一次参加婚宴。

在绥棱县参加婚礼期间,王某龙与12月28日从长春乘坐火车到绥棱县参加婚礼、长春市通报的“无症状感染者一”和“无症状感染者二”夫妇,于12月29日同乘一辆车返回望奎县。

疫情最早暴发地村民不止一次参加婚宴

张剑锋等疾控专家建议,农村地区要普及疫情防控知识,引导村民保持个人卫生,正确戴口罩,尽量少参加聚会、聚餐这些活动;在发现身体不适时,一定要及时就医、及时报告。

了解不同类型课程的学校的目的,归根结底是要为孩子做出一个明智的选择,如何在数量众多的学校当中,选择一个最合适的呢?孩子的身份要和学校招生条件相符,这就是一个筛选的过程;对于那些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小学或者初中接触国际课程的家长们来说,就要选择小学或者初中阶段开设相应课程的私立国际学校;在选择学校的时候还有一个因素不得不考虑,那就是费用。总之选校是一个杂糅了各种因素的决策过程,希望家长们能够理性对待。

据一些村民介绍,一场农村婚宴,一般都得摆十几桌以上,每桌10人左右。据李景华屯的村民介绍,洪家屯举办婚宴的人家,杀了猪,摆了两天的流水席,不少村民参加。

不光黑龙江省,吉林、河北、河南等省份的一些农村地区,婚宴都有流水席摆三天的习俗。流调和疾控专家表示,农村卫生条件相对较差,缺少消毒设施,有的碗筷没有消毒,封闭的空间聚集,人员较多,空气不流通,加上村民防护意识薄弱,农村婚宴成为高风险点,为疫情传播埋下了隐患。